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来看看 数字时代哪些职业受青睐?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唐子霏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实现工业经济由弱到强的巨大转变。2018年,广东电子信息制造业产值3.86万亿元,规模多年位居全国第一。其中,华强北作为标志性的存在,经历多次蜕变,成为产业转型的代名词。

 

“华强北打个喷嚏,全国电子市场都要抖一抖。”曾经,这里的一场堵车,都能引发全国电子市场手机及配件价格的波动。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实现工业经济由弱到强的巨大转变。2018年,广东电子信息制造业产值3.86万亿元,规模多年位居全国第一。其中,华强北作为标志性的存在,经历多次蜕变,成为产业转型的代名词。

1999年10月21日,南方日报刊登组照《华强北新街景》。

仅在电子元件类目下,华强北就有六大类、五十多中类、两百余小类,共计600多万种型号的电子元件提供销售。有人说,“在硅谷需要两个月搞定的400个元器件,在华强北一天就能搞定。”完备的产业链让华强北逐渐强大。

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封昌红如此总结华强北成功的原因:“早期稳扎稳打地拿下市场占有率,把整个电子信息产业的全链条生态先机占住。这对它今后的成功非常关键。”

2000年,总高度355.8米共72层的赛格广场投入使用,华强北也成为了当时亚洲第一大电子市场和手机交易中心。2008年,华强北被授予“中国电子第一街”称号。

“满大街走路都踩脚后跟,一点不夸张。”程一木说,“华强北的斑马线是交叉的,因为横竖着走还不够,还可以对角线走来分散人流,因为人实在太多了!”在业界看来,在华强北拥有一个铺面,就是财富的象征。

转型

向创新创业和5G要出路

变数紧随而来。先是智能手机时代到来,电商新形态的兴起壮大,地铁修建而封路,华强北渐渐安静下来。面对困局,华强北积极寻求出路。

2017年,经过4年封街,拥有4条地铁线路的华强北以全新面貌示人。同年,福田区政府印发《华强北创新发展行动计划》,三年内投入10亿元专项资金打造国际一流创新创业街区。

“这里有强大的供应链,创新创业者有更多的供应商可供选择,得到质优价廉的供给。我们在这里生产产品成本更低,而且肯定比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快。”落户华强北的帕利国际深圳创始人Jan Kedzierski说。

“5G背景下华强北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和使命。”封昌红畅享了一种新模式,“一楼是工业设计街区,二楼是零配件的供应,三楼是创客空间。创客有了想法,下楼买配件组装成模型,再下一楼让设计师包装成品。然后就在楼下试卖让市场来检验,好卖的话马上就量产。这就是一个完全的创新链条。”

封闭4年后,华强北步行街在2017年全新开放,南方日报在头版刊发了报道。封闭4年后,华强北步行街在2017年全新开放,南方日报在头版刊发了报道。

谈及未来,她表示:“在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这样的高度上看,华强北应该是一个创新引擎。它的意义不仅在于是深圳和中国创新的载体,更是全球创新者的平台、孵化器和加速器,加速全球创新。我认为这将是华强北最大的魅力和贡献。”

转型升级 重新出发

文|丁建庭

华强北,见证了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更新迭代。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这是被许多人引用的创业金句,同样适用于解读华强北的创业故事。改革开放以来,国外电子技术不断向国内传播,作为第一批对外开放的城市,深圳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和政策优势,华强北电子交易市场随即在深圳落地生根,并且日益繁荣壮大。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倒腾进口电子产品到自行模仿生产制造,从个人电脑到手机业的产业更迭,华强北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浪潮,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的致富神话。但俗话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谁也无法阻止信息革命的脚步,谁也躲避不了山寨模式的衰败,华强北也是如此。

在山寨模式大行其道的时候,几乎所有消费性电子产品,华强北都有“山寨”版。从一定意义上说,这种模式促进了华强北的繁荣发展,但也让华强北的口碑深陷泥沼。时代的风口,不可能一直为华强北敞开。在智能手机普及、创新引领发展、知识产权保护日益规范的大背景下,华强北的发展步伐慢了下来。

唯有转型升级,创新品牌,华强北才有可能再一次站在风口。近些年来,深圳一直在推动华强北的转型升级,越来越多的创客空间、孵化器和海内外创客给华强北注入了新的活力。许多企业完成了从传统柜台模式向体验式消费高端业态的成功转型,还有不少企业转为自主研发、自创品牌,产品种类多元化。

走过辉煌的华强北,正在重新出发。

【统筹】陈枫 罗彦军 曹斯 郑佳欣

【脚本/配音】肖文舸

【拍摄】肖雄(部分素材由受访单位提供)

【制作】王良珏 何志豪 陈明记 黄泽伟 刘子葵 张西陆

首页 - https://mazadarabi.com